本文是小编提供的东非草食动物的习性的托福阅读译文资料,建议同学们可以对原文进行自己的分析,然后在理解上面有困难的地方与译文进行对照分析,积累词汇等。下面就跟着小编来看一下详细的内容吧!

  参考译文:

  野牛,斑马,角马,转角牛羚和汤氏羚这些群居动物占据了非洲东部塞伦盖蒂平原的总哺乳动物的数量的90%。它们都是草食动物(以吃植物为生的动物),并且看似有着相同的日常饮食:草,香草,和小的灌木。不过,这个现象是假的。在生物学家RichardBell和他的同僚分析5种物种其中的4个(他们没有研究野牛)的胃内含量时,他们发现其实每个物种所食用的植物部位是不同的。这些不一样的植物部分是区分于它们的食物质量:下部的是多汁又营养的树叶;上面的部分则是更坚硬的茎杆。Bell还在汤氏羚的胃里发现了一些分布稀少的高营养含量的水果,不过只有汤氏羚吃这些。其他三个物种是因为所食用的低树叶和高的茎杆的比例不同而区别的:斑马主要吃茎杆部分,角马主要吃树叶,转角牛羚则一半一半。

  那么我们怎样来理解他们这些不同的食物选择呢?答案就在所有物种的两个相互关联的差异:他们的消化系统和体型大小。这些草食动物可根据他们的消化系统而分为两类:非反刍动物(比如说有着和马类似消化系统的斑马)和反刍动物(比如角马,转角牛羚,和小羚羊,他们的则和奶牛的相似)。非反刍动物并不能够从植物的坚硬部分提取出很多能量;不管怎样,能有这些能量已经不错了,因为这些是相对于食物是以一个非常快的速度进入肠胃的情况产生的。因此,当只有供应不足的质量低劣的食物时,角马,转角牛羚和小羚羊享有了优势。因为他们是反刍动物,而反刍动物的胃部含有能够分解食物坚硬部分的微生物的特殊结构(瘤胃)。食物只很慢的在反刍动物的肠胃里传递,因为反刍的过程—消化坚硬的部分—需要一定时间。反刍动物不断地将胃里的食物返回嘴里继续咀嚼(这就是奶牛在“反刍”时所做的)。只有当食物在经过咀嚼和消化的过程变成近似液体的时候,它才可能通过瘤胃并进入和通过肠胃。比较大的颗粒在被咀嚼成小块之前,是不能通过的。所以,当食物供不应求时,一个反刍动物可以比一个非反刍动物活的时间更长,因为它能从同样的食物中提取到更多的能量。这个差异部分的解释了塞伦盖蒂草食动物的饮食习惯。斑马选择的是有更多低质量食物的区域。它首先迁移到未被开垦的区域,并在继续迁移前,食用掉当地充足的低质量食物。斑马是一个新陈代谢很快的进食者,这一结论依据于它们的大量的排泄物都是那些没有被完全消化的食物。当角马(或其他反刍动物)到来时,斑马的牧草和踩踏已经把当地的植被进行耗损筛选了。所以当这些反刍动物开始行动时,它们吃的是植物较矮的叶状的部分。所有这些答案都符合了我们最开始提到的胃含量的差异。

  另一方面的解释则是体型的大小。体型较大的动物相对于较小的需要更多的食物,而小型动物具有更高的代谢率。所以更小的动物可以居住在有少量食物的地方,如果这种食物是具有高能量的话。这就是为什么,具有最小体型的汤氏羚,可以以水果这样一个很有营养,但是对于支撑大型动物来说过于单薄的食物生存下去。相反,大斑马是居住在具有大量低质量茎杆的地方。

  依次下来,食物选择的差异进而造成了迁移习性的不同。角马的迁移遵循的是当地的降雨类型。其他物种的做法也与其相似。但当一个新的地点被发现降水量充足时,哺乳动物以一定的先后顺序向此地迁徙的。较大的,不那么挑剔的进食者斑马最先移入;比较挑剔的稍小的角马第二个;汤氏羚,作为这些当中最小的物种,则是最后。就像斑马给角马,转角牛羚和汤氏羚的食物进行了筛选一样,后进来的物种是要依赖于前面物种给它们所做的准备的。

展开显示全文